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三月上旬的濟南天氣出奇的暖,離開家時仍舊身著冬裝的我,感到的不是春寒料峭,而是難耐的燥熱。剛想打開車窗吹一點涼爽的風,撲面而進的卻是滾滾浮塵,無奈只好又將車窗緊緊鎖閉。 車子一拐進學校的校園裡,最先撞進眼眸的是一叢叢的、色彩溫暖的金黃——啊!迎春花開滿了枝頭。原來伴隨著濟南氣候的急遽轉暖,性急的迎春花耐不住整整一個冬季的寂寞,已經率先綻放出它的嬌美與嫵媚。 故鄉似乎沒有迎春花,至少我在那裡生活的時候沒有見過。初識迎春花是在大學校園裡,第一個寒假過後。雖不再戴著新生的“頭銜”,但畢竟對校園裡的許多事物不如老生那樣明瞭,仍存有極強的好奇心。於是趁著還沒開始上課,就與同樣愛玩的同學相約,邊聊邊唱地四處溜躂起來。 很快,山坡上的一片花叢引起了我們的興趣,那一叢叢的溫暖的金黃在仍舊帶著點點寒意的風中,嫵媚地搖曳著。當時不知道那花兒的名字,只是一見鍾情地喜歡:因為她春寒中的暖;因為她純純的黃;因為她花蕊的嬌小;因為她花瓣的秀美;因為並不剛毅的她那份“出人頭地”的性急……她是那麼的素雅,那麼的清新,那麼的充滿生機,不得不叫人刮目相看。 同學告訴我:這就是迎春花。哦!原來這就是迎春花。在“破四舊”的年代裡,曾偷偷地看過馮德英先生的《迎春花》,當時這還是一本“禁書”,一邊讀著書一邊在腦海裡想像過迎春花的模樣,卻直到如今才認識了她的真實容顏:迎春花開著鵝黃色的花朵,並不大,樣子像個小喇叭,有的朝下,猶如倒掛的金鐘;有的朝上,好像在吹奏著“春之曲”。她的枝條纖長而尖細,呈四稜形從根到梢由粗漸細,枝青花黃蕾泛紅,搭配的十分和諧。她沒有玫瑰那麼嬌嫩,也沒有牡丹那樣芳香,但卻不畏嚴寒,以頑強的意志在寒冷的初春泛綠﹑吐蕾﹑開花,第一報告春天的來臨。 忍不住採下幾朵嬌小的花朵,輕輕地夾在隨身攜帶的書本裡,帶回了宿舍。不幾日,花朵就乾枯成了“標本”,卻還保持著鮮活的色澤,金黃溫暖。我曾用她製作了幾個別緻的書籤,寄給了兒時的好友,引得他們跟隨著我愛上了迎春花。 因了心中的愛,就時常關注對於她的描述,於是知道了許多。最喜歡的是唐代詩人白居易的那首《代迎春花招劉郎中》的七絕,代花招友,風趣極了:“幸與松筠相近栽,不隨桃李一時開。杏園豈敢妨君去,未有花時且看來。”這分明是夫子自道:與松竹為鄰,不與世俗的桃李爭媚,而是獨自開在“未有花時”的風雪寒天!也愛宋代詩人趙師俠曾經填過的一首專門謳歌迎春花的《清平樂》詞,詞中寫盡了她的形貌、風韻:“纖濃嬌小,也解爭春早。佔得中央顏色好,裝點枝枝新巧。東皇初到江城,慇勤先去迎春。乞丐黃金腰帶,壓持紅紫紛紛。” 以後,在迎春花的花開花落中,我又走過了風風雨雨三十多年的人生。在每一個初春時節,迎春花都會用她的“小喇叭”對我吹奏出新年的迎春曲。 在我生活的城市依然春寒凜冽、萬物蕭瑟時,我卻在溫暖的濟南,今年裡第一次看到了讓我心中記掛的迎春花。下車後,我沒有馬上去學校招待所登記,而是來到花叢旁,靜靜地看,細細地賞,認真地拍。於是,我再一次擁有了鮮活的迎春花,而這些金黃色的迎春花將伴隨我又一個四季輪迴。

| 3rd Apr 2013 | 一般
其實,我一直知道,知道自己總是嘻嘻哈哈的,也知道,這難免會讓人覺得自己很輕浮,很兒戲,。也許,對於像我現在這種年齡,或許,不再適合這樣的生活方式了吧! 其實,我想說的只是,每一個笑容的背後,總有一個不想被揭開的疤。 每次,和前女友聊天,她總說我老是大大咧咧,嘻嘻哈哈的,喜歡開點無聊的小玩笑,特別愛說點小謊。即使,再怎麼嚴肅的事,被我那麼一說,總覺得,無關大局。她說,她很累。細想起來,也是,不過,我卻從沒告訴過她為什麼!而分開了,聊到這,我卻總難免回憶點事來。說了吧,只是她不瞭解我罷了。 “是的,我嘻哈,我兒戲,我只是害怕自己過度的陷下去,過早的把自己暴露出來。也許,在我這種年紀上,第一次談戀愛,或許,就害怕被傷害。所以,我學會了隱藏。也許,只有,這樣,我才不會受傷在愛情的泥池裡。” 她,只是笑了笑。“開始,的確,可是,後來,受傷的,不是你。也許,你一開始真的在乎,可後來,你已經習慣了漫漫離開了我。走到最後,傷害的不是你。” 恍然,的確,這段似乎有點短暫的第一次愛情,受傷的,不是我這個“新手”。過分的隱藏了自己,把自己埋得太深,太深,以至於,到最後,竟分不清到底哪個才是真正的我,哪句,才是我的真心話。 人,這樣活著,很累,說實在的,藏著真面目。戴著一個面具。笑臉的背後,是喜,是憂,是樂,是哀,也僅有面具後面的“人”,才知道。 人,有的人說,人本身就是戴著面具活著,每個人,都是戴著面具,在自己生活的領域裡,演戲。對,只是演員。 嬰兒啼哭,只因為自己餓了,或是要求媽媽的兮兮呵護。這也許,是最初演技的展現。逐漸,隨著年齡的增大,演技,也逐漸的發展,成熟。人類靈魂的窗戶,或許已經被裝飾得可以欺騙任何一個心理學大師了。頓然淚如雨下,或祈求,或虛偽,僅在人的一念之間,就可以扮演得惟妙惟肖。 我不懂得,自己是否也在何種模式下生活,但是,我知道,當我笑的時候,並不一定是我開心的時候。有時候,一陣笑聲,不是展示自己,而是在偽裝自己,偽裝內心的傷悲。“指鹿為馬”,算是這種方式的集大成者了。即使,如此,後世卻還不知又出現過多少次,這種悲哀。 當然,哭的時候,也並非展示悲傷,要不,何來喜極而泣呢?至於,人世間,多得數不清的表情背後,都埋藏著什麼?誰也不會去知道,即使是那張面具之下的。 固然如此,大凡真性情者也不乏少數,我雖這一生至此,都不認為自己有過什麼真性情的絕美表現。但,卻實在很佩服那些真性情之人。夠坦率,夠直白,就如我前女友。喜歡什麼,就說什麼,不由得有一絲的虛偽。以至於,其一生都在追求屬於自己的幸福。但,如果再一次讓我和她在一起,我該思量下了,做朋友不錯,做情人,值得商榷。 不容質疑,一生至此,面具戴得夠久,也夠活得很累了。也許,就啼蹄孩嬰那會,活得夠舒坦吧!最初的,也許,就是最美的。

| 14th Jul 2012 | 一般
鑼鼓叮咚敲起來, 我們四人走上台, 說說電廠形勢好, 開台! 鑼鼓振天廠慶到, 生產戰線傳捷報, 四大車間比幹勁, 叫好! 燃料工人不怕苦, 全身沾滿煤和土, 要問書記是哪個, 趙福。 鍋爐工人心裡亮, 爐火燒得紅又旺, 個個都是好小伙, 真棒! 汽機工人幹勁高, 兩個任務一肩挑, 苦幹實幹加巧干, 有著! 電廠英雄真不少, 有的年青有的老, 要問貢獻有多大, 不小! 咱們電廠要振興, 人人爭當排頭兵, 扭虧為盈做貢獻, 准行! 電廠前景真美好, 今天不能一一表, 咱們緊跟共產黨, 快跑!

| 7th Jul 2012 | 一般
其實,我一直知道,知道自己總是嘻嘻哈哈的,也知道,這難免會讓人覺得自己很輕浮,很兒戲,。也許,對於像我現在這種年齡,或許,不再適合這樣的生活方式了吧! 其實,我想說的只是,每一個笑容的背後,總有一個不想被揭開的疤。 每次,和前女友聊天,她總說我老是大大咧咧,嘻嘻哈哈的,喜歡開點無聊的小玩笑,特別愛說點小謊。即使,再怎麼嚴肅的事,被我那麼一說,總覺得,無關大局。她說,她很累。細想起來,也是,不過,我卻從沒告訴過她為什麼!而分開了,聊到這,我卻總難免回憶點事來。說了吧,只是她不瞭解我罷了。 “是的,我嘻哈,我兒戲,我只是害怕自己過度的陷下去,過早的把自己暴露出來。也許,在我這種年紀上,第一次談戀愛,或許,就害怕被傷害。所以,我學會了隱藏。也許,只有,這樣,我才不會受傷在愛情的泥池裡。” 她,只是笑了笑。“開始,的確,可是,後來,受傷的,不是你。也許,你一開始真的在乎,可後來,你已經習慣了漫漫離開了我。走到最後,傷害的不是你。” 恍然,的確,這段似乎有點短暫的第一次愛情,受傷的,不是我這個“新手”。過分的隱藏了自己,把自己埋得太深,太深,以至於,到最後,竟分不清到底哪個才是真正的我,哪句,才是我的真心話。 人,這樣活著,很累,說實在的,藏著真面目。戴著一個面具。笑臉的背後,是喜,是憂,是樂,是哀,也僅有面具後面的“人”,才知道。 人,有的人說,人本身就是戴著面具活著,每個人,都是戴著面具,在自己生活的領域裡,演戲。對,只是演員。 嬰兒啼哭,只因為自己餓了,或是要求媽媽的兮兮呵護。這也許,是最初演技的展現。逐漸,隨著年齡的增大,演技,也逐漸的發展,成熟。人類靈魂的窗戶,或許已經被裝飾得可以欺騙任何一個心理學大師了。頓然淚如雨下,或祈求,或虛偽,僅在人的一念之間,就可以扮演得惟妙惟肖。 我不懂得,自己是否也在何種模式下生活,但是,我知道,當我笑的時候,並不一定是我開心的時候。有時候,一陣笑聲,不是展示自己,而是在偽裝自己,偽裝內心的傷悲。“指鹿為馬”,算是這種方式的集大成者了。即使,如此,後世卻還不知又出現過多少次,這種悲哀。 當然,哭的時候,也並非展示悲傷,要不,何來喜極而泣呢?至於,人世間,多得數不清的表情背後,都埋藏著什麼?誰也不會去知道,即使是那張面具之下的。 固然如此,大凡真性情者也不乏少數,我雖這一生至此,都不認為自己有過什麼真性情的絕美表現。但,卻實在很佩服那些真性情之人。夠坦率,夠直白,就如我前女友。喜歡什麼,就說什麼,不由得有一絲的虛偽。以至於,其一生都在追求屬於自己的幸福。但,如果再一次讓我和她在一起,我該思量下了,做朋友不錯,做情人,值得商榷。 不容質疑,一生至此,面具戴得夠久,也夠活得很累了。也許,就啼蹄孩嬰那會,活得夠舒坦吧!最初的,也許,就是最美的。

| 23rd Jun 2012 | 一般
寫給母親的一封信。(請每位孝敬母親的兒女必看!!!) 由於前幾天培訓聽了老師的講課對我啟發很大,昨天回家我見到了母親,留意了一下才注意母親當年那烏黑亮麗的黑髮,現在卻白了許多,想起了小時候鵝毛般大雪的一天,母親騎著單車送我去學校,雪花散落在母親的頭髮與衣服上,母親卻問我冷不冷,昨天母親煮了魚,看到魚我在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淚水,淚水成注的流下,記得小時候母親總是吃魚頭,我有一次問母親為什麼總是吃魚頭,母親說喜歡吃啊,以後每次吃魚的時候我都會把魚頭給母親,昨天我真的為小時候的童真自責。小時候父親在政府工作,把家裡的錢都投到了工作上,而我的母親都是母親一點一點攢下的,而當時並不瞭解總是以為母親小氣,現在真為小時候的虛榮而自責 親愛的母親,昨天是婦女節。 我在這裡祝福所有的母親健康`平安。少一些操勞,多一些安樂,快樂。 從呱呱墜地的第一聲哭泣,到懵懂無知的孩提;從年少輕狂的昨天,到理智果敢的今昔。 而我們的母親卻在不知不覺中老去,辛勤的工作,簡樸的生活,換來了我們蓬勃的生機;滄桑的面容,斑白的雙鬢,是無情歲月殘留下來的痕跡。 長大,是一種責任 長大,就意味著我們要獨自去面對、去承擔身邊的一切, 無論是酸的、甜的、苦的,抑或是辣的,因為我們已經懂事,已不再是那個曾經賴在母親懷中撒嬌的淘氣小孩。 小時侯,如果遇到了傷心的事,我們可以在父母面前哭個痛快,然後轉身將它輕輕忘記,不留痕跡。 而今,有了心事卻只能埋在心底,強作笑顏,不露出丁點的蛛絲馬跡,因為怕她知道後比我們還焦急,平添一份多餘的擔心。 小時侯,為了吸引身邊小朋友羨慕的眼光,我們總是哭喊著纏著母親要買這買那,以滿足心中那小小的**和虛榮心。 而今,用完了身上的錢,總是開不了口,不知該如何啟齒跟家裡面要錢;胡亂花錢的時候,總有一種負罪的感覺。 何曾想過,我們手中的點滴要通過他們多少個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辛勤勞動才能換取 小時侯,從來不知天高地厚,從來不懂關心與否,總是閒母親說話過於囉嗦嘮叨,不耐其煩,總是聽不進勸告的隻字片語,我行我素。 而今,發現嘮叨是一種關懷、一份愛,她總是無厭,默然為我們驅趕了身邊的一切逆流。 小時候,內心埋怨,束縛了我們太多的自由,總是努力張開翅膀,想衝破身上的樊籠,飛翔外面自由精彩的天地。 而今,終於明白,家才是我們心靈停泊的唯一港灣。那裡沒有工作的重重壓力和生活的種種煩惱,也沒有錢權的勾心鬥角, 那裡只有無盡的親情和愛,與生俱來,割捨不斷。 從小到大,我們身上承載了母親太多的愛和汗水,濃縮了無數的擔心和淚水。 現在,已有責任和能力去獨自面對一切的挫折困境,不能再讓他們來為我們分憂解愁,為我們擔驚受怕。 因為,她都已在時光的腳步中逐漸蒼老,經不起更多的風雨……

| 16th Jun 2012 | 一般
一直努力培養感情,卻發現那只是徒勞。我們四目相望,心永遠停止在平靜,愛無法跳動。也許你不屬於我,即使你再努力,我們之間還是無法突破零距離。面對愛情與現實,你一直要求我兩者都選擇。愛情是你愛我,現實是條件都符合,你希望我不要再逃避,接受你。 走在小道上,你挽著我的手,我也默默接受。昨夜沒有風有點熱,你說夜晚逛風景是你的第一次。凡事不都是有第一次嗎?一轉身你緊緊地擁著我,做我的新娘好嗎?我愛你,我要給你一生的幸福,我想對全世界的人宣告,你是我的老婆。 我感覺自已是木頭人,傻傻地站著,你輕輕吻著我的臉頰,在沒有情感的角色中,你是主動者我是被動者,你的行為都與我無關。 我馬上澄清事實真相。 最後惹得你哈哈大笑。 你說想要確定兩人的戀愛關係,你想帶我去見你的家人。 起風了,終於帶點涼意,雨也跟隨著飄落。很想去淋淋雨,你拉著我的手跑到亭子裡,霏霏的小雨落入湖中,賞湖、看雨,是很美。 右邊你談笑風生,你說著光輝歷史,我靜靜地聽。文學、詩歌從你口中睨誽脫出,另眼相待看著你。 這世界會有一個人永遠等著你,但這人不是我,我們不能做好朋友嗎?非得再加深枷鎖,非得再跳入墳墓?經歷了讓我們成熟,夢想不再天真,所有的過去雲淡風輕,看淡了就不再有包袱。一條路走的人多,總會弄得塵土風揚,我另可選擇腳印少的路,這樣我的人生會截然不同。有些東西可遇不可求,一個人挺好的,自由自在,不受世俗約束。我想讓自由成為習慣,等我累了再找個停靠點靠靠。 很抱歉我今晚的對白,不過我還是挺開心的,至少還有人會看上我,而且不怕襲來的風雨。

| 4th Jun 2012 | 一般 | (1 Reads)
秋意漸漸濃稠,清晨的那一絲涼意,驚醒了初夏的夢。 那個夏季給了我太多美好的夢幻,滴落了太多憐惜的淚水。許是我太過於留戀,我總是憂傷於從指尖漸漸流逝的溫柔,我怕時間會是那無情的流水,帶著落花的相思,卻已經遺忘了曾經的相逢。我貪戀著那個季節裡落寞的風景,許自己一地的憂傷。 誰是誰的似水年華,誰又是誰的閒雲過客,誰為誰傾盡了靜好青春,誰又為誰落了滿地的相思,誰負誰地老天荒,誰又戀誰的一池溫柔。在那短暫的相遇裡,忽遠忽近的灑脫,忽冷忽熱的溫柔,像是那明媚憂傷的誓言,誰也許不了誰一世諾言。 微涼的風輕撫在肌膚上,沁染了心的涼意。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會漸漸的想起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記不清你的樣子,模糊的只剩下一個輪廓,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說不清那種依戀,只知道心裡有無數個你的名,醺醺然,在落霞滿天的黃昏心中卻又無數個你。 我徘徊在夜的街頭,週身是喧囂的霓虹,我反反覆覆的走在同一條街上,不是因為寂寞選擇獨自徘徊,僅僅是想一個人靜靜的想一想。如果當初我們沒有遇見,我就不會有那麼多的難過,那麼多的想念,那麼多的眼淚,如果我沒有遇見你,或許我還不懂思念的淚水是那樣的苦澀,卻也是那樣的甜,如果我們從未遇見,我或許還不懂得什麼是愛。是你教會了我愛,我學會了,卻要放手。一不小心愛上你,可最後卻要保持距離。 離開你,是在秋季,那一季的落葉帶著憂傷飄零,落在地上,踩著心碎的聲音。離開你之後,我學會了等待,靜靜的等待。我學會讓自己做一個明媚的女子,不哭,不鬧,只是靜靜的安好。在落葉飄零的時候,拾起一片夾在書頁間,留住那一陣的夏傷,許是,落葉飄零的秋天,帶不走的終是夏傷。既然夏季已經走過,那些曾經的夢也該結束,當一滴淚滑落,湮逝的是落了一地的愛戀。我終究是那樣的小女子,在尋尋覓覓間,迷失在紅塵搖曳中,為情所惑,牽惹太多。 曾想,既然今生已錯過,那相逢可否相忘。那個夏季還記載著斷橋畫舫嗎,那片落葉還沉載著太多不捨嗎?今生的夢裡你曾等待過嗎。晚風吹在身上好涼,是該離別的時候了,我輕聲的安慰自己,相逢總要相別,相別才能相憶,相憶或許才能永恆。這一世的小女子是那樣的癡迷,相憶才能永恆,永恆卻再無相見。誰是誰夢裡的影子,誰又是誰現實裡的背影,在陽光下,只有影子還在狠狠哭泣,卻看不到眼淚。那單薄的身影總是隱忍著幾季的流觴。 好花好月,無可奈何。那一夜我又想起了你,如果每一次我在想你的時候你剛好也在想我,那該多好,如果我們在不經意間抬頭,望見的該是同一輪明月,牽惹著相思。古意闌珊的城堡,南瓜午夜的馬車,是誰穿上了水晶鞋,金碧輝煌的宮殿,是誰牽起了誰的手,旋轉,跳躍。是誰的雙眸裡映襯著誰的微笑。午夜的鐘聲響起,遺落的是水晶鞋。我曾試著穿起水晶鞋,卻等不到你的尋覓。 許是累了,許是忘了,許是醒了,誰是誰的過客,誰在誰的心裡停留。那些曾經走過的季節,都已是曾經。

| 1st May 2012 | 一般 | (1 Reads)
當我的嘴巴離開吸管,抬起來時,就看見面前站著一個小女孩。她大約十一二歲,穿一件白襯衫,戴一頂白布帽,臉紅黑紅黑的,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直直地望著我,不,確切地說,望著我手中的易拉罐。她左手拖著一個大纖維袋,微一抖動,裡面就傳出丁光丁光的易拉罐碰撞聲。 候車室裡人不怎麼多,只稀稀拉拉地坐著幾個等待搭車的乘客,我便是其中之一。掏出手機看看時間,離上車還有十五分鐘。剛才在正午的烈日下好一陣奔忙,辦妥公事,此刻躲進開著空調的候車室,當然要乘機盡情享受一番了。我翹起二郎腿,把吸管又含進嘴裡,慢慢地細啜著。或許是我這副悠閒的神態,觸動了小女孩某根心弦,她的眼神中漸漸流露出焦急和厭惡。她咬了一下嘴唇,低下了頭,似乎受了委屈。過了一會,當她重新抬起頭來時,就不只是望著我了,而是左顧右盼。巧得很,在我右邊隔著一個座位的椅子上,坐著一個黑瘦的中年男人,正手拿一易拉罐可樂在啜飲。小女孩黑眼珠轉了一下,往左邁了一步,站在我和那男人的正中位置上,眼光不時溜向我,又不時溜向中年男人。我明白她的意圖,微微地笑了一下,心裡欣賞她的小聰明,決定上車前不論有沒有喝完可樂,也要把這個易拉罐給她。 當我的嘴巴再次離開吸管,抬起頭來時,小女孩的身旁,已多了一個老太婆。老太婆的臉容並不慈祥,一對三角眼上,兩條眉毛倒吊著,十分難看。她戴著一頂大草帽,左手也拖著一個大纖維袋,一看就知是和小女孩干同一行當的。她的黃黑眼珠賊溜溜地轉了一圈,對小女孩低喝道:“還不走開?這兩個罐是屬於我的。”小女孩不甘示弱,橫了她一眼,說:“是我先看到的。”老太婆狠狠的說:“什麼你先看到,這個地盤是我的。”小女孩並不怕她:“這裡誰都可以來。反正,按規矩,誰先看到就誰得。”老太婆發怒了,伸手去扯小女孩:“你走開。”小女孩漲紅了臉,低聲喝道:“你再不放手,我就大聲叫了。”老太婆有所顧忌,左右看看,終於放開手。沉吟片刻,她轉用近乎哀求的口氣說:“這樣吧,兩個易拉罐我們一人一個。”小女孩一聲不吭,對她渾不理睬,只是眼定定地望著我和那個中年男人。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離上車時間越來越近了。看了面前的一場爭執,我更加欣賞小女孩。這時,那個中年男人站起來,把易拉罐放在座位上,就走了。小女孩眼明手快,搶前一步將易拉罐拿在手。她走出候車室門口,把裡面的可樂倒在垃圾桶,然後將易拉罐光一聲扔進纖維袋裡,頭也不回,拖著纖維袋走了。我又掏出手機看看,時間已到中午一點十五分,該上車了。便站起身來,晃了晃手中的易拉罐,還有小半罐可樂,心想,我應該拿上車去喝。走了幾步,老太婆跟著我。回頭看看她,見她眼神中流露出乞求,可憐巴巴的。我心裡冷笑一聲,想道:你這個人太可惡了,偏不給你。 出了候車室門口,轉了一個彎,繞過兩輛公共汽車,來到我要乘搭的公共汽車旁邊。老太婆一步不落地跟著我,那樣子愈加可憐。可是我鐵石心腸,並不讓她得償所願。忽然,那個小女孩從旁邊一輛車背後鑽了出來,走到我面前,望望我,又望望我後面的老太婆,就想走開。我趕緊叫住她:“喂,等等。”小女孩停下來,怔怔地望著我。我把還有小半罐可樂的易拉罐遞到她面前,說:“給你吧!”小女孩把易拉罐接了過去,低聲說了句謝謝。我登上汽車,找了個座位坐下,扭頭望向窗外。小女孩已經走到了老太婆面前,將易拉罐遞給她,說:“這個罐應該屬於你的。”老太婆臉部的肌肉抽搐了一下,接過易拉罐,低下了頭。小女孩拖著纖維袋,蹦蹦跳跳地繞過一輛車,消失了她那白色的身影。 坐車回去的路上,我把頭輕倚著靠背,微閉上眼。眼一閉上,小女孩那潔白的身影便出現了,它像一隻白色的海鷗,在我的腦海中不停地飛翔,飛翔…… 文章來源:夏至未至的部落格 |科比的部落格 | 鹹蛋將胡 |Digital Dialogue | 程一身:有生之年 |yuanzouli的BLOG | NCAA blog |綠色暢想的BLOG | 王文華的BLOG |可芮§Summer |

| 27th Apr 2012 | 一般
今天上班時遇到了讓我心煩的事情,當時本想發脾氣,突然想起那些生病的同事,“退一步,海闊天空”,這種想法一下子出現在腦海裡。 工作、家庭、健康、心態的健康……這些對於我們來說究竟那個是最重要的? 似乎一時之間我還無法做出選擇,不過用自己健康的身體、樂觀的心態去換取工作的順利或是事業的成就,僅僅如此的話,似乎是不值得的。 工作,只有少數人會把它當做是事業,極少數人甚至可以把它當做是一生為之奮鬥的目標;但是對於我們大多數人來說,它的基礎是謀生手段,往高層講是自己喜歡的事情,再往高層講是自己對於社會的貢獻。 但是我們畢竟只是普通的人,過著平凡的生活,做著對社會無害但也談不上有益的工作。辛勤勞動、誠實守信,對自己的良心負責。 一旦這樣想來,生活中的一些小事也就變得普通而平常了。 不求有功,但願無過;無法做到利己,但至少不損人。 適時放鬆,不和自己較勁兒;關鍵時候上進,不和他人攀比。 做讓自己踏心的事、交與自己知心的朋友、發展讓自己喜愛的愛好! 這些就是可以選擇的生活狀態。 文章來源:Decision 2004 Weblogs |瑪麗的繽紛世界 | 劉軍寧的部落格 |Lynn分享~^o^ | 白瑪噶噶•楊顏菲 |星座視頻營的部落格 | 走進大自然 |龍燦部落格 | Golden 妞 |我的秘密城堡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根據狗的皮毛的類型的不同,每週的梳毛次數也不盡相同。對於短而順滑的毛,可以一周梳理兩次,對於長而順滑的毛則需要每天梳理。介於這兩種毛髮類型之間的則可以根據需要每週梳理3-5次。 梳毛通常用來去除鬆散的毛並保持皮膚清潔,減少得皮膚病和寄生蟲病的概率。並且使附在毛髮上的油分佈均勻,使皮毛看起來更加柔順有光澤。對於長毛或雙層毛的狗,梳毛可以清理下層的死去的毛髮,刺激新毛的生長。並且在洗澡時可以使香波更容易滲透到皮膚表面。 梳子可以分為細齒梳子,中等齒梳子和寬齒梳子。細齒梳子適用於軟而薄的絲質毛髮。中等齒梳子用於普通皮毛的梳理。寬齒梳子適用於梳理厚而粗的毛。 平頭刷子,這種刷子適於那些長著長而順滑的毛的犬,像約克夏梗犬。這種刷子的刷毛的頂端呈圓形,不易傷到皮膚。 跳蚤梳子是一種特殊的細齒梳子,通常用於去除毛髮中的寄生蟲。而且這種梳子還可以作為一種非常有用的特別的細齒面部梳子,用來去除眼部周圍毛髮的食物殘渣。 你的狗應該使用什麼樣的梳子,主要還是看你的狗的皮毛類型而定。

Next